欢迎来到奇米色网,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。请记住我们的网址:680068.com。奇米色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
作者:财经网

摘要: 财经年会2018

《财经》年会 | 房地产升温还是冷却?除了任志强,这些大咖的发言同样重磅!

11月28日-30日,由《财经》杂志、财经网主办的《财经》年会2018:预测与战略在北京举行。


在昨天的会议上,华远地产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任志强再度爆出金句,称“房价离合理水平还差很远,为什么你们觉得高?”,引发媒体热议。


而在这两天的会议中,除了任志强的发言,房地产走向还被多位嘉宾谈及。与此同时,大咖们还对金融监管、不良资产、人工智能等领域发表了有价值的观点。


干货在哪里?财经网和您一起回顾!


升温还是冷却?房地产走向之争


李铁:房价长期上涨趋势不会变化,除非经济崩溃、人口流动方向发生逆转


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理事长、首席经济学家李铁表示,2010年以后政府采取各种限价措施等行政手段,但北京房价仍然没有下行,因为“物有所值”。他称,优质资源过度集导致人口不断集中、地产价值上升。在城市化进程中,人口向特大城市流动不可避免,像北京等地方的高房价现象也不可避免,房价长期上涨趋势不会变化,除非经济崩溃,除非人口流动方向发生逆转。


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理事长、首席经济学家李铁


于学军:靠无限举债大兴土木难以持续,房地产市场还会进一步冷却

 

银监会国有重点金融机构监事会主席于学军在财经年会上表示,房地产市场与去年相比已发生重大变化,相信房地产市场还会进一步冷却。客观上看,靠无限举债大兴土木的确难以持续,这是逻辑的必然。


朱海斌:租售并举可能是下一个最大拐点,但不能一刀切


摩根大通董事总经理、中国首席经济学朱海斌表示,中国的住房政策从1994年以后有三个大的拐点。第一个拐点是1998年,当时房地产市场改革正式终止了住房分配的制度。第二个拐点是2003年,把以经济适用房为主改成了主要以普通的商品住房为主。


这次是多渠道供应,租售并举,这是一个新的思路,从政策上来讲,很可能是我们面临的下一个最大的拐点。租售并举是一个比较新的提法,在未来,我们新的住房体系,可能会有三个主要市场部分:商品房、经济适用房(或棚户区改造)、租赁房。虽然租赁房市场要大力发展,但在这个前提下,需要避免“一刀切”的政策。

 

左晖:房地产大开发的时代已经结束了,未来北京50%以上的人租房很正常


链家集团董事长左晖表示,房地产大开发的时代已经结束了。在2010年新增开发投资额增长率33%,2011年新开工的面积是18亿平米,住宅面积大概是15亿平米,估计未来这些年的时间里,大开发的时代已经告一段落。


未来租房人口的占比,像北京,大概35%左右,65%的人是住在自己的房子里,35%的人住在其他的房子里,我指的是标准住宅,当然还有非标准。未来趋势性都会有很大的变化,北京50%以上的人租房是很正常的。


金融监管再度加强?代币何去何从?


蔡鄂生:互联网金融风起云涌的原因是他们做到了普惠,监管必须找准自己的位置


银监会原副主席蔡鄂生


银监会原副主席蔡鄂生认为,互联网金融此前之所以风起云涌,固然有科技创新成分,但更重要的是他们做到了普惠,为大家服务,才有了支撑,有了根基。而现在一些中小银行,一味追求高大上,对于小微企业的服务方面远远不够,并不接地气。

 

监管者不能过度施压在金融机构身上,越俎代庖。监管必须找准自己的位置。有些人认为位置是一种权力,而不是思考在这个位置应该做什么,责任是什么,这就是问题,这种行为方式也容易造成腐败。


李礼辉:金融制度的创新落后于技术创新,防止代币资金地下流动


中国银行前行长、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区块链工作组组长李礼辉表示,科技创新正在三个方面改变金融业:大数据促进普惠金融,人工智能催生智慧金融,区块链促进立体金融形成。但总体上看,金融制度的创新落后于技术创新,希望未来能够采取一些共同的技术,防止代币资金的地下流动。


李扬:金融监管是要更好而非更严 绝不能越俎代庖


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、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表示我们要的是一个更好的监管,而不是一个更严的监管。好监管就是让市场发挥决定作用的监管,绝对不是越俎代庖,你让他干这个、不干那个,然后你直接插手资源配置,那不是好监管。


对于下一步监管发展的要点:首先是协调,近日成立的金融稳定委员会已经把这个协调的职责承担下来了,要补上那些真空,减少重叠;其次是要制定一套制度,要透明。


孙国峰:资管新政针对于影子银行 应改进金融监管体系


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峰表示,大资管指导意见主要针对于影子银行,中国的影子银行主要是银行的影子,影子银行带来的风险不断积累,潜在的刚性兑付带来问题。这些金融乱象的原因是金融机构的风险倾向,政府的隐形担保带来金融机构的高杠杆;其次,会计对企业业务本身的影响;监管尤其是监管套利也是造成金融乱象的重要原因。


专家建言不良资产


金融发展要紧紧围绕着服务实体经济,防控金融风险,深化金融改革,在严格的金融监管制约下,高效稳健运行,在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中坚定前行。


在这样的背景下,如何降低不良贷款比例,并将其重组和盘活,制定合适的产业结构调整的相关政策,为经济与金融的发展注入新的活力,对于经济的发展非常重要。


蔡鄂生:不良资产是不可避免的客观存在 不要抵触


南南合作金融中心主席、银监会原副主席蔡鄂生表示,现在有些人不太接受不良资产概念,不良资产的出现是客观的,不管比例高还是低,不良资产都是不能否认、必须接受的事情。


张晓琳:不良资产行业进入第二个周期 机构预测存量逼近20万亿


中国不良资产行业联盟主席张晓琳表示,2015年初,银行的不良贷款再次出现了快速的增长,有多家机构预测,在整个周期下的不良资产存量会高达10万亿,逼近20万亿。


樊志刚:明年商业银行不良贷款将达顶峰然后重回“双降”


中国工商银行城市金融所副所长樊志刚表示,目前中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已经到了顶峰的前夜,即将到达拐点。因为整体经济形势在企稳,制造业作为银行不良的第一大户,企业整体形势也在好转,等等一系列的迹象已经显示整体的状况在好转。


所以我们判断中国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最困难的时候可能已经过去。但是积存的很多矛盾在下一步还会继续释放,所以就是说不良仍然会继续的攀升,到明年或者2019年上半年中国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将会达到一个顶峰,然后重新走向“双降”的过程。


王军:不良资产余额还在上升,很难短时间内改变


中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、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学术委员会委员王军表示,不良资产是顺周期很强的行业,经济上行时候是上行,经济下行时暴露会多一些。不良余额、不良率还没有出现明显的下降,还是在上升。展望未来,大环境下很难在短时间会有所改变。


观点集锦,百家争鸣


李铁:外来人口是北京市人口的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


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首席经济学家李铁认为,关于人口控制政策,实际上北京人口的结构一定是金字塔型的,高收入人口只占这个城市人口的一部分,更多的是中低收入人口和外来人口。外来人口是北京市人口的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,上海如果没有900多万的外来人口,上海人口老龄化程度将达到30%以上,北京如果没有外来人口,北京的老龄化程度会达到25%以上,甚至还会更多。


按照传统的人口政策的思维定式,把流动人口都清出去,只留高收入人口,我想北京的高收入人口也没法生存。我们公共服务的重点应该放在解决中低收入人口,特别是外来人口方面,而不能再停留在人口控制的极端性思维,这是特别要说明的。


于学军: 宏观调控为何常常陷入一控就死、一放就乱怪圈?


国有重点金融机构监事会主席于学军提出了“新二元经济结构”的概念:在中国实际上存在两种体制、两种运作模式的现象,一个遵循政府调控,一个遵循市场价值规律,并且在中国经济的建设发展中都发挥了重要作用。但彼此的矛盾也是显而易见的,在一定阶段也可能出现不协调、不平衡等问题,甚至影响经济发展,这也是长期以来我国宏观调控常常陷入一控就死、一放就乱怪圈的根本原因。


陆磊驳黄奇帆:用特别国债收购外储恐非市场稳定之福


国家外管局副局长陆磊回应外汇储备归谁管争论。此前,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黄奇帆曾表示,应改变我国外汇储备由央行独自管理的体制,改由财政部主导。

 

陆磊认为,外汇储备应具有公开市场高频交易的能力,重在流动性管理,以保持吞吐的灵活性。他指出,储备的消化来自于贸易和投资的合理用汇需求,按照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和管控的要求,结汇于民、用汇于民,表明储备的管理应坚持实体化而非机关化的方式。


近期有用债管储备的说法,我很担心债的到期、长期和固定期限与外汇市场用汇的及时性之间不匹配,恐非市场稳定之福。

 

陈锡文:乡村的衰弱不是必然规律,应努力为农民创造第三就业空间


全国政协常委、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原副组长兼办公室主任陈锡文表示,我们到那些经济发达的国家去考察去调查都能看到,尽管他们的农业占GDP比重已经很低了,农业人口在总人口中比重也很低了,但是它的乡村仍然是一派兴旺景象,所以农业在现代社会中比重降低、农业人口的减少不一定就意味着乡村注定是要衰弱的。


现在农民仅靠第一就业空间(土地)、第二就业空间(外出务工)已经不够了,要推动农村一二三产业的融合发展,发展农村新产业,为农民创造第三就业空间。例如电商、乡村旅游、乡村养老等。


蔡昉:未来要对机器人征税,否则人类将向它们乞讨

 

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蔡昉表示,机器人进入社会,我希望这次要注意,狼来的概率大大提高了。有一张图,机器人统治了我们,我们没有工作,唯一的办法就是向它们乞讨。这并非开玩笑,要未雨绸缪,把乞讨这件事变成对机器人征税,用它来支撑普惠性的人人有份基本保障。


吴晓求:中国金融结构正在发生历史性变化


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、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吴晓求表示,中国金融资产结构正在发生历史性的变化,证券化金融资产的比重在逐步提升。从一个最狭义的口径来说,从居民部门持有的资产的角度来看,证券化金融资产占比已经达到50%。这个比重未来还会进一步提升。


这意味着中国金融风险体系也发生了变化,风险已经不仅仅表现为金融机构的风险,越来越多表现为市场风险,表现为证券化金融资产透明度的风险,而且这个趋势还会加剧。


姚余栋:建议银行业将100万以下小微企业贷强制性并入零售


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前所长、大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兼首席经济学家姚余栋表示,中国银行业的风险已整体下降,而且越变越好。一行三会贯彻党中央、国务院的政策很得力,坏账率在下降。但是有一个问题,就是总量还在上升,上升在哪里呢?主要是小微,小微企业将来非常艰难。姚余栋建议,一定要帮助小微企业,中小微企业贡献了80%的就业,贡献了60%的税收,这时候它们是尤为艰难的时刻,因为企业部门在去杠杆。


怎么支持小微企业?把100万以下的贷款强制性从对公划成零售,100万—500万的自由选择,500万以上的对公,腾笼换鸟。这里有一个问题,一定要把企业和企业家个人的信用绑定在一起,而且我们的征信环境在逐渐改善,100—500万的是不是可以考虑转零售,而且要强制。


财经网出品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